Skip Navigation Links主页 > 详细内容 新闻查找:

楚天都市报:华裔心理学教授为青春护航

发布日期:2018-7-31 浏览次数:1338


m_dsb20180731ChuTianYun_5.jpg
图为吕慧英教授讲述心理干预案例

m_dsb20180731ChuTianYun_4.jpg
图为吕慧英指导学生进行沙盘心理游戏

m_dsb20180731ChuTianYun_3.jpg
图为吕慧英给乡村孩子进行绘画心理疏导

  楚天都市报记者柯称 通讯员任丽琼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黄士峰

    非典时期毅然回国,接听“生命热线”;主讲的心理健康课上,总是一位难求;每周接受30余次当面、电话咨询,个人QQ空间浏览量已超过62.8万次;多次挽回危急关头的学生,完成国内首例大学生临终关怀……她就是,被称为“心灵美容师”“青春护航人”的华裔加拿大籍心理学教授吕慧英。
    64岁的吕慧英教授,是武汉生物工程学院青春护航学院执行院长兼首席专家、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主任,曾获得我省“编钟奖”“楚天园丁奖”。“教育一个人,影响几代人。”得知被推选为“荆楚好老师”候选人,她说,三尺讲台能让自己的价值最大化。

  毅然回国
  演绎真实案例震撼大学生

    一个越洋电话,改变了吕慧英人生后半场的轨迹。
    吕慧英从第一军医大学临床医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后,随丈夫移民加拿大。2003年,非典警报拉响,她接到了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执行主任费立鹏的邀请电话。“你的祖国现在需要你。”吕慧英被打动了,回国后专门接听非典患者和被隔离人员的咨询热线。“那时空气中都是紧张的气味,电话那头很多人都在崩溃的边缘,其中就有一些大学生。”直到现在,吕慧英在讲课时总会穿插大量自己接触过的案例。抑郁症是年轻人多发心理疾病,早期发现很重要。吕慧英多次在课堂上扮演重度抑郁症患者,声泪俱下地哭诉令人震撼,曾有学生情不自禁走上讲台给她递送纸巾。“我们曾开玩笑,吕教授是被教学耽误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。”心理学老师李艳介绍,吕慧英的课是学校最受欢迎的课程之一,每堂课教室走廊都被学生站满。课后,吕慧英会请全体学生做自我测试,并接受单独提问。
    吕慧英还记得,2006年进入武汉生物工程学院不久,一名女生课后找到她,说自己最近噩梦连连,白天怕光、怕声音,对什么都没兴趣。吕慧英同女生长谈才知道,十天前把女生带大的奶奶去世,挥之不去的阴影正将她拉向抑郁。吕慧英耐心倾听,让女生放心地大哭一场,然后向她推荐了心理医生。经过系统治疗,这名学生很快痊愈。“这样的案例很多,越发让我觉得这门课很有价值,要用心讲好。”吕慧英说。

  成立学院
  用催眠疗法赶走学生心魔

    记者采访时正值暑期,吕慧英仍在武汉生物工程学院青春护航学院忙着工作。一名新入职老师,拿着表格找她进行心理测评。
    青春护航学院成立于2015年,专门为师生提供心理健康教育、咨询与服务。记者看到,3000平方米的空间里,有心理咨询室、瑜伽室、音乐治疗室、心理沙盘室等功能房,还有一间催眠治疗室。
    “不同的心理状况,要用到不同的方法。”吕慧英介绍,催眠治疗用得不多,不过对于一些特定人群能起到奇效。
    几年前,学生小东(化名)找到吕慧英倾诉自己的“怪病”——他十分怕水,甚至只要看到江河、听人说起水,就会感到头晕目眩。有一次,小东坐公交车经过长江二桥,马上感觉“自己不行了”,后来在一个地铁站昏睡了两个小时。就在谈话时,小东又有了“症状”。
    “想睡就放心睡吧。”吕慧英让小东躺上治疗椅,继续进行交流。等小东进入中度睡眠状态,吕慧英开始引导他一步步回忆过去的经历。几次循序渐进的交流后,吕慧英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——小东在初中时,和两个小伙伴一起游泳遭遇意外,只有他一人死里逃生。小东获救后,昏迷了整整一周,对发生的事情丝毫没有记忆。而邻居家的指责,让他背上了沉重的包袱。
    吕慧英判断,这是典型的选择性遗忘。她利用催眠疗法进入小东的潜意识,告诉他,“你那时也是个孩子,没有任何过错,上岸后能向大人呼救做得很好。”在给小东足够的安抚后,吕慧英把他带去医院接受了治疗。经过一年多的跟踪观察、指导,小东完全战胜了心魔,再也不“晕水”了,最终顺利毕业。

  危机干预
  蹲在湖里劝回想轻生女生

    在学校十多年,吕慧英成功干预了多起校内外学生心理危机。
    有一次,吕慧英吃晚饭时接到学生的电话,称一名女生正坐在校园湖中浅水区的石头上哭泣,全身湿透。情况危急,她立即丢下饭碗往湖边跑,边跑边给学校保卫处打电话报告。
    到现场后,吕慧英不顾湖滩湿滑,大步冲入水中。女生立即哭喊着:“不要过来,不然我就跳下去了。”为了不刺激对方,吕慧英在距离她一步之遥的水中,以半蹲的姿势倾听女生讲述失恋后的痛苦,并不断鼓励女生宣泄,进行情绪抚慰和心理疏导。直到夜幕降临,女生渐渐停止了哭泣,情绪趋于平稳,被学校保卫人员拉上岸。此时,由于长时间半蹲在湖水中,吕慧英双腿已无法直立,靠人搀扶才慢慢回到岸边。
    有一年,武汉某高校门口一对学生情侣闹分手,女生情绪失控在马路上乱跑,想要撞车寻死。吕慧英的几名学生去该校参加艺术节,正巧目击,他们赶紧给老师打电话。吕慧英让女生们赶紧拉住失控女孩,鼓励倾诉但自己不要多说;男生们则将男方带离现场,询问事件起因。获取女孩信息后,吕慧英第一时间通知对方学校派人去处理,最终化险为夷。
    看到失恋引发的心理危机多发,吕慧英专门增加了一节“爱情心理学”课,“如果同学分手了怎么劝慰”也成了考试内容。

  临终关怀
  陪患癌学生走完最后一周

    吕慧英的职责,是教会学生如何面对人生中一道道坎。而死亡,是每个人要面临的最终命题。
    2010年,学生小婷(化名)被诊断为肝癌晚期,只能用药物维持一周的生命。吕慧英非常心痛,她能做的就是利用在国外的临终关怀经验,帮助小婷减轻痛苦和对死亡的恐惧。
    吕慧英实施了包括美化环境、音乐舒缓、疼痛护理、情绪疏导、亲属援助、完成心愿等全套心理支持方案,还在学校发起“婷婷,我们在一起”的祈福活动,将数千名学生签名的条幅带进病房。小婷去世前一天,向哥哥提出了最后的愿望:再见一次吕老师。
    吕慧英再次走进病房,拉着小婷的手轻声地解释生命的自然过程,与她一起回忆校园生活和儿时的点点滴滴,让她逐渐放松。告别前,吕慧英拥抱着小婷,在耳边嘱托“要勇敢面对一切,你永远是我们的骄傲!”小婷用尽全身力气抱着吕慧英说:“我不害怕,老师放心!”
    这是国内首例大学生接受临终关怀的案例,吕慧英让小婷享受到最后一缕温暖的阳光。她还对小婷的家人、室友进行了哀伤辅导。
    然而,鲜为人知的是,吕慧英也曾是“创伤后应激障碍”的患者。她曾遭遇了丈夫猝死的不幸,一时难以走出阴霾。可因为放心不下学生们,她毅然几次中断了国外医疗机构的治疗重返讲台。“作为一名专业的心理工作者,我在遭受精神创伤事件后尚且如此,那些有类似遭遇的孩子该是多么痛苦、迷茫和无助,他们需要帮助。”吕慧英说。

QQ截图20180731085753.jpg
详细链接:http://ctdsb.cnhubei.com/html/ctdsb/20180731/ctdsb32683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