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 Links主页 > 详细内容 新闻查找:

中国教育在线:武汉生物工程学院学子接听心理援助专线 连接心的“孤岛”!

发布日期:2020-4-1 浏览次数:2031


  早晨7点多,清晨的薄雾还没有散去,龚泽儒就从床上爬了起来。简单解决早餐,不到8点就赶到了辅导站,准时接听心理咨询专线——“喂,您好。这里是开平市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站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?”

  大年初三以来,武汉生物工程学院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2018级学生龚泽儒没有休息过。寒假回到家乡的她,加入了广东省江门市开平义工联合会主办的“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辅导站”。在疫情期间,辅导站共招募了43名志愿者,组成“守护天使义工服务队”,面向全市开通了“公益心理咨询专线”。00后的龚泽儒,是队里年龄最小的志愿者。

  和队里其他志愿者不同,龚泽儒并非心理学相关专业学生。经过十几次线上集训、层层审核选拔、两次轮岗备班,这位善良、能干的小姑娘,终于成为了一名防疫心理援助志愿者。每天6.5小时线下值班和9小时线上值班,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。每次接听心理援助热线,短则十五分钟,长则一个小时。忙起来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。有人拨通电话后却不知怎么开口,只听得见沉默的呼吸声。“别着急,我有时也会这样,想表达但不知从何说起。慢慢来,我们很愿意帮助您。通话内容是保密的,请您放心......”她听到过不同的哭声和倾诉,有时候也会跟着电话那头的人同频红了眼眶。她始终用温柔、平缓的语气守在电话这头,慢慢安抚对方,轻轻揉开他们心上的褶皱。

0001 (1).jpg
图为龚泽儒接听“公益心理咨询专线”

  心理辅导对象中有一名在读初三的学生。受疫情影响无法返校,在家通过“网课”学习。中考在即,紧张担心得寝食难安。“认真努力后一定能看到进步。世上有很多事是不确定的,但我们可以在‘不确定的世界’里做一个‘确定的自己’。”龚泽儒变着方式鼓励他放松心情,坚持下去。“作为一名大二学生,我很理解这种心情。”龚泽儒说,备考压力已经喘不过气,现在还要加上疫情变化带来的焦虑。“除了安抚和鼓励,还要叮嘱他注意劳逸结合。”有的时候打进来的电话滔滔不绝地诉说着“烦心事”,“这时候我会耐心陪他消化完,我想,陪伴和倾听也很重要。”

  直到夜里11点,在最后一个线上咨询结束时,龚泽儒对微信另一端的人,轻轻发送了“晚安”。“在困难中,人都要安慰。我虽然不是心理学专业的,但我相信,哪怕一句简单的问候,在关键时刻也能带来抚慰的力量。最近我也在学习心理辅导方面的知识,希望自己能更专业地去开导他们。”

  一月底至今,龚泽儒和“守护天使义工服务队”的志愿者们一起,解决了当地群众心理健康援助50余件,线上远程服务开平市市民150余人次。绝大多数是来自未成年人的求助,但偶尔也会有成年人前来咨询。“疫情带来的伤害,在不少人心里埋下了一根‘刺’。漫长的隔离中,人会有‘孤岛’一般的感觉。”龚泽儒能明白那种感觉:“可能有时候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出口,找个人说说话。”自从接触防疫心理咨询工作以来,龚泽儒越发对专业心理健康工作者充满了感激和敬佩:“他们像是在孤岛间奋力划桨的水手,在人和人之间互相救援。”上周,一位接受过心理援助的中年人对龚泽儒表达感谢。电话里,那位中年人真诚地说:“谢谢你的爱心与陪伴。心理援助的一段对话,也许只是10分钟,但往往改变的是一个人和一家人的命运。”

  当前,开平市进入了复工的高峰时期,也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期。除了心理援助服务外,龚泽儒还“兼职”了对社区住户动态轨迹进行排查登记的工作。“一个排查电话,平均需要3分钟左右。每天打一百多个电话。连着三天下来,耳朵里总是电话的嗡嗡声音。”龚泽儒笑言,自己还能“顶得住”:“6岁起妈妈就带着我一起做‘义工’了。我俩一起去敬老院里看望孤寡老人。我负责洗菜,妈妈负责烹饪。”读大学后,每年寒假一回家,龚泽儒就马上报名加入到当地义工组织。同时,她还担任学校“晨光新媒体工作室”的副站长,负责着学校官方微信公众号的日常运营。今年疫情发生以来,在公安系统工作的父母双双奋战在抗“疫”一线,这让龚泽儒对志愿服务工作更加笃定。

00002.jpg

  每周四,龚泽儒(右二)和“守护天使志愿服务队”为当地工厂返岗员工子女开展儿童团体心理辅导活动,普及科学防控知识,教会孩子们如何调节自己的情绪,以积极向上的心态迎接疫情过后的新学期。

  “我希望我能做更多的事情。”龚泽儒说:“当一线人员在努力救治病患生理上的苦痛,在后方的我们至少可以举起手中的‘灯筒’,哪怕是电话两端的鼓励,隔绝的‘孤岛’也终将连成‘大陆’。”(中国教育在线 通讯员 程晓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