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 Links主页 > 详细内容 新闻查找:


发布日期:2021-1-13 浏览次数:1061


作者:郑馨雅

“秋菊能傲霜,风霜重重恶,本性能耐寒,风霜其奈何。”——题记

  我喜爱飘香十里的桂花,喜爱美丽鲜艳的月季,但我最喜爱的,还是那寒秋之魂菊花。

  经过了春天的孕育,夏天的酝酿,菊花在这鲜果飘香、果实累累、百花凋零的秋天怒放了!它似乎是为了填补这时的空缺,让这孤单的秋天不显得凄冷!

  如周敦颐《爱莲说》中所言:予独爱荷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;而又有人喜爱梅花忽然一夜清香发,散作乾坤万里香;有人爱上梨花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;但我却喜爱菊花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。

  晋陶渊明独爱菊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隐居山林与南山菊花为伴。想来,能让陶渊明独爱的菊一定有着它鲜为人知的品性。

  菊花的色彩是单调的,枝干是细小的。它没有桂花的迷人芳香,没有牡丹的高贵典雅,它的特点就是普通,普通到你看了第一眼就不会看第二眼。但朴实无华的东西却往往是永恒的,它的顽强不屈,它的不畏严寒,是何等可贵啊!

  很想摘一束菊花,插在花瓶里,但看见它傲迎风雪、何曾低头的样貌,我放下了,它原本就是属于这自由天地,纵使它很渺小,“轻肌弱骨散幽葩,更将金蕊泛流霞。”说的就是娇弱孤傲的菊花了。

  “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”当它开时,不需要赞美,当它谢了,也不需要叹息。它的唯一要求,便是人人都能闻到它的气息。它颤抖着身躯,悄悄的盛开着,我也悄悄的爱上它了。

  人生一去无影,但中间那段开花的时光,却又是那么的值得怀念。有的人命中注定做耀眼的太阳,但太阳独占光华的背后,永远有努力放光的星辰。当我们身为星辰时,应当大放光彩;身为太阳时,应学会收敛。你能够自豪但不应自傲。

  我们不必去逢迎,在“百花齐放”时艰难露出“花苞”,要在适合自己的季节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天气悄悄绽放,然后惊艳所有人!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意义所在。

  犹记《红楼梦》中林黛玉作的三首菊花诗,《咏菊》、《问菊》、《菊梦》,林黛玉从菊花的仰慕者,成为了与菊花相交的老朋友,然后成为了与菊花不可分离的“仙”,然而她要"登仙”,就必须一直睡下去别醒,这又是一个林黛玉必须死的暗语。菊花又何尝不是她自己人生的写照!

  “飒飒西风满院栽,蕊寒香冷蝶难来。”由菊花,看人生。忙里偷闲时,在菊海中遨游。

  这个秋冬与武生院的菊花有一场美丽的邂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