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Navigation Links主页 > 详细内容 新闻查找:

校园冬季落叶随感

发布日期:2021-1-13 浏览次数:1073


作者:段雪梅
  “上古有大椿者,八千年为春,八千年为秋,此为大年夜也。”时光漫随流水 ,感动于新叶变落叶 ,多少个转换轮回中 ,唯一不变的是生命 。当冬风裹挟着细雨滴落在我的身上,我知晓真正的寒已来临 。

  隔壁的梧桐叶小姐已追随夜消隐,孩子们一片片飘零 。空旷的原野,回荡着谁的低吟。匆忙的行人停望,见落叶铺满大地。学生们细细品味的冬日的光亮。回顾过往,抽芽的疼痛 与迫切,遇见新世界的渴望,对美好的追求。繁花驻足停望的七月,校园里的欢声与笑语,我栖息在枝头与鸟儿谈天。多么短暂又多么漫长,朗朗的书声还在耳畔,奔跑的身影还在眼帘,就在一瞬间,一昼夜 。我的亲朋,好友,邻里,街坊都沉眠于地下,待于春日再度归来 。

  我仍等待,等待在枝头,等冬风与我携手,相约地面的会见。周遭是安静的,只有凛冽的风 去过草叶,吹过我的身旁,窸窣的声音,静谧至极。我听见了墙皮剥落,我听见了角落低语,我听见了书页翻动的清脆,我听见了学子奔走教学楼的声音。

  我又看见了 ,看见入学小朋友脸上的欣喜与雀跃,看见了微扬的裙摆,看见了燕去雁来,看见了操场舞动的青春。

  新叶变落叶,青石台上年复一年的流逝。我也曾想过我的意义,同武生院一起,生,春林初盛,死,冬日安眠。

  天空是蓝的浅淡,呼吸里都是寂寥,偶有微凉沁人心脾,叶片泛黄微卷卧在车来车往的街道旁。梧桐袒露出斑驳,静静地落着,如云烟一般轻盈。

  但肃杀中又蕴含着新生,“一二·九”诵读添上了一抹红,校艺术团的精彩让落叶也在了舞,飘落的我,踩碎的我,随风起的我,自由的我,明天又是一天。

  我的凋零并不独特,如果一年四季都是落叶,必然不会觉得很美。

  看惯了繁花满枝,也会想念冬季骨感的枝杈;看惯了霜飘雪零,也会想念夏季烈日的晴朗。

  我只是在瑟缩中赋予大地新的色彩。

   过去、现在、未来是我们对于岁月的感觉。然而,时间本身如同无法完全截断的河流,每一个时刻都紧密相接。我们能拥有和把握的,只是眼下的此时此刻。远方的路会通向远方,是因为脚下的路决定了远方,正如舒婷所说:“一切的现在都在孕育着未来,未来的一切都生长于它的昨天。”

  我既是过往也是将来,站在过去与未来交织的当下,我们回顾着过去,也幻象着未来。出生的朝阳,落日的余晖,一切切过往在我眼前浮现。从一无所有,到应有尽有,从矿野到武生院,从一个人,到一群人。

  九层之台,起于累土,就如同每一个跳动的当下,都是由无数个曾经筑起的,每一个闪耀的未来,也都是由无数个扎实当下堆积,而现在的风吹向了已知的过去与未知的未来,这阵风会带着经验与憧憬,一步步坚实当下的每一个脚印。

  我,枯寂了。

  我,将长眠。

  我,等待苏醒。

  我,重见光明。

  一切都是一场轮回。

  我躯体的自由我思想的疾驰让我想化作人间奔波的风--这是与我灵魂最为接近的形态,我将刺破黑暗,等待黎明召唤。